亲,欢迎光临25中文网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25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天空之国的翼之勇者 > 第125章 所谓愿望4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虽然没有把话说完,但是已经满脸通红的洁西亚明白我的意思。

“没事了。”

他坐在我旁边,抚着我的背。

如果自己没有婚约,即使真的发生了什么,我可能还能不在意。

但现在满脑子都是拉维尔的脸,好想躲在他身边。

不行,冷静一点,冷静一点,现在不是让自己情绪化的时间。

“可以帮我准备另外一间房间吗?床、桌椅以外再多一张屏风,我过去那睡。”

“好,我去吩咐。你一个人没问题吗?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再糟也不会比刚刚糟了。

洁西亚离去以后,我想着该怎么处理现况。

现在除了分开以外还真的没有什么好方法,可能又要尴尬一阵子。

也有可能不是一阵子,想到就觉得心烦。

但是身体状况没办法不见面,但每日的复健测试还是罢了吧。

好烦啊,事情就像是埋好的机关陷阱,只要触碰了开关就会一直运作直到整个攻势结束为止。现在要庆幸提亚到底是听得到好还是听不到好呢?如果他听得见就不会暴走,但是听不见就不会让他因为我想那么多了。

沉浸在沮丧中,直到洁西亚带我去新的寝室睡着为止还是在不停的想。

这样过了几天,两个人只隔了一个屏风或一道床帐,什么话也没说上。

据洁西亚转述提亚似乎这几天都没睡,半夜不时会过来,想掀开床帐,却又停下来。

如果雷诺能劝他休息就好了,可惜照他的脾气也不是那么容易听进去。

“你的头发是不是变长了?”

替我梳头绑好盘发的洁西亚这么说。

“是吗?”

变长?正常来说这几天魔力不足应该,等等,这几天除了那时刚醒来好像也没有头晕,总不会是……。

想着手上的戒指,所以这是承认我了吗?如果圣物的加护在运作的话。

稍许凝聚魔力,没有感觉到任何一丝不适,就像是将水滴在那上头一样,戒指溅起了如水花般的小小光芒。

这行为让洁西亚有些在意,虽然他也是不会使用魔法的人,但是基本的常识也是知道的,何况被交代了一定要紧盯我的行动。

“怎么突然就使用魔法了?有没有事?会晕吗?会不会想吐?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所以他说的交易就是这个吗?身体状况的恢复程度或许不用提亚在我身边也说不一定。

还在思考着要怎么处理的时候,门很急被打开了,提亚带着一点喘气站在那,然后朝我走过来。

啊,我都忘记他现在还是可以感知魔力,……为什么要那么生气?

“等等……”

“你接受他的条件了吗?”

他的的眉头深锁,质问的语气带着愤怒,看来他是真的很在意圣物给我的影响,在意到能把他自己的事情都忘记。

“与其说接受,不如说被迫答应吧。”

“……用什么换?”

“灵魂,死后的。这样应该没什么关系啦,你不要想那么多。”

我只是一派轻松的笑,把魔法收起来。

随后跟着直奔而来的雷诺,只听见了提亚的这句话。

“为什么不恨我入骨,恨到想杀死我呢?”

我歪头,想起了之前在水之神殿底下他的态度。

“不报仇吗?”这句话原来包含他自己。

可是又有什么好恨的呢?我不懂。

“……除了前几天的未遂让我有点吓到以外,我觉得其他没有任何事情你需要对我感到抱歉的吧,何况前几天的事情,我并不想放在心上。”

虽然我一点都不想谈前几天的事,不过真要介意还是只有这件事情,认真的思考起来我还是有问题的那一方。

毕竟无关性命,对双方都没有好处,后遗症又非常多。

如果这三个月什么事都没发生,或者说什么都发生完了,我应该不会这么动摇吧。

可是就是发生了些什么,而且还有挽回余地,这才麻烦。

提亚那股怒气消失了,凝视着我。

“不需要那么自责,很多事情并不是你造成的。”

我好像稍微理解了他的想法,因为伤害了这个国家,所以负起责任用一个好国王的姿态在努力填补;因为那时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觉得对我母亲和我有所亏欠,所以不管是母亲的事、我身体的事,乃至于圣物选了我都要当作是自己的过错。

明明我的事情一点都和他无关,却一直想要赎罪。

别傻了,我出生的时候提亚都还没成年啊。

这是希望有人恨他吗?恨他的人我想不在少数,但是我不想恨他。

“住口。”

“我从来没有恨过你,也不会恨你,何况你现在是我的朋友,你也对此感到开心不是吗?之前的事是我说话的方式不好,让你误会有其他的意思,你也知道我不习惯贵族那一套的嘛,抱歉。”

见到我的道歉,提亚抿紧了嘴唇。

“你骗我。”

钻牛角尖这回事不要我钻完了换你钻啊。

“我是骗你,因为就像你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,我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希望我对你好,又希望我对你坏,可是我只会对你好啊,你再怎么说我也不会讨厌你的。”

他露出了前几天那时有点危险的表情,应该不会想做什么吧?没有抱着恶意,所以那时才会疏忽。

提亚伸出手将我抱着,似乎在我耳边说些什么,但是太轻了我没有听清楚。正想要问的时候,就像是坍塌的高墙那样,我感觉到不妙,他倒了下来。

“提亚?”

“我去叫御医。”

“先等等。”

现在如果被知道提亚倒下来,会有麻烦的。

阻止了洁西亚,我稍微检查一下状态,脉搏跟呼吸也没什么问题。

“提亚只是太累了,没事的。”

这让雷诺大为光火。

“你的话怎么能信?我去叫御医。”

我无奈地笑,走之前好歹也帮我把人搬到床上啊。

“那麻烦你准备一点营养的清汤吧,提亚他最近应该也没什么吃。”

见他告退了以后,用法术把他带上床,这张床果然还是太小了点,提亚的羽翼会垂太多在外面,嗯……。